艾肯作品中最为经典的一部《水滴项链》

  • 时间:
  • 浏览:42
  • 来源:心花怒放电影_唇裂电影_电影心理罪结尾台词--那小腰电影资讯网
艾肯的故事,是完完全全写给孩子读的,拍一拍手,雨会停下,沙漠里的火车,从西开往东,长大的我们知道这根本不可能,但却愿意把这样美好的故事将给孩子们听,这就是《雨滴项链》的魅力。《雨滴项链》是艾肯作品中最为经典的一部。她讲了8个故事,一只会飞的苹果、一只比大象还要大的猫咪、一所盖在鸡蛋上面的房子、还有一串由雨滴做成的项链……故事充满了想象力和奇幻色彩,特别适合晚上睡觉前读给孩子听。在这些故事里,你会了解到什么是爱、善良和勇气。【媒体评论】"“这本书里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好东西,从金鱼鳞做的连衣裙到粉贝壳做的船,从长着脚的屋子到缀满星星的被子,还有烧鸡、 果冻、奶油、奶酪、鹅肝、腌肉、沙丁鱼、巧克力……读这本书的过程,就像一个小女孩用笔记本收集贴纸、用纸盒收集 漂亮石子、用长头发收集缎带、用蜡笔盒收集色彩…… ”——黄晓丹 作家、江南大学副教授"这一定是一个很穷的人写的童话。我一直认为,最让小孩子开心的方式,就是给他看很多很 多的漂亮东西。小时候我看《阿里巴巴与四十大盗》,最喜欢 那个装满了金币、银币、红宝石、蓝宝石、钻石、祖母绿的 山洞;看《豌豆上的公主》,最喜欢二十床鸭绒被;看《狐狸 列那的故事》,最喜欢储存满熏肉、黄油、面包和布丁的厨房。 至于《查理和巧克力工厂》,情节有什么要紧,那一个车间接 着一个车间的糖果才是重点。观看、抚摸、收集、想象物质,这些事带给小孩子的快乐 无可替代。只可惜大人并不能享受这样的快乐。对于大人来 说,物质只有被换算成金额后,才能引起他们的兴趣。有些 人说“我有很贵的钻石”,有些人说“我才不稀罕那么贵的钻 石”。他们只知道贵,却不把钻石举到睫毛前看一眼,放在牙齿上咬一下,更不要说对待一颗雨滴了。在琼 艾肯这本《雨滴项链》里,每一个故事都是围绕着 物质与幸福。《雨滴项链》讲一个小女孩因为魔法项链的作用, 被带到了阿拉伯公主的生日宴会上,甚至富裕到可以救济公 主;《坐在垫子上的猫》讲另一个只有烂苹果吃的小女孩,遇 到了喜欢吃烂苹果馅饼的仙女,结果获得了一个要什么有什 么的垫子。《馅饼里包了一块天》《面包房里的猫》《过夜的床》 《缀花被子》也是“失误带来巨大的物质报酬”类型的故事。这 本书里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好东西,从金鱼鳞做的连衣裙到粉 贝壳做的船,从长着脚的屋子到缀满星星的被子,还有烧鸡、 果冻、奶油、奶酪、鹅肝、腌肉、沙丁鱼、巧克力......读这 本书的过程,就像一个小女孩用笔记本收集贴纸、用纸盒收 集漂亮石子、用长头发收集缎带、用蜡笔盒收集色彩。这种 巨大而琐碎的快乐,真可谓是“老鼠掉在米缸里,小狗掉在 粪缸里”。 《三个旅行者》是一个很独特的故事。故事发生在一片贫瘠 的沙漠中,到任何一个最近的站都要一千里地。三个铁路工 在这个站上滞留了十五年。物质在这个故事中的功能不是带 来满足本身,而是作为一种更丰富世界的象征、使者、信物, 最终鼓励他们走出沙漠、走向绿洲。写给成年人看的故事也 常常带有出走主题,但在那些故事里,引起出走的多数是抽 象的信念,就像赫尔曼 黑塞几乎所有的小说中写到的那样。 但在《三个旅行者》中,外面世界的吸引得到了极其具象的表 达— 摩天大楼和火车站形的纪念品、珠光贝和水晶石。所 有小女孩都曾把它们作为一个梦想仔细地藏在书桌中间的那 个抽屉中。 与《纳尼亚传奇》那样的作品相比,《雨滴项链》缺少真正 意义上的悬念和高潮。它是轻松而松散的故事、诗化的情节、 如歌的行板。按照文学理论书上的说法,这是“女性化文本” 所具有的特质。但我觉得,如果这些特质都归功于“女性化” 的话,那琼 艾肯的女性化还有更富魅力的地方,那就是对关 系的重视。 几乎所有的“英雄故事”中,英雄都带有孤独的色彩,无 论是《俄狄浦斯王》还是《坚定的锡兵》,无论是《格列佛游 记》还是《木偶奇遇记》。哪怕作为英雄的主人公确实受到来 自亲友的帮助,这些亲友也多半是他 / 她在经历了彻底的孤 独后,作为补偿获得的。比如《绿野仙踪》中多萝西的伙伴和 《魔戒》中阿拉贡的爱侣。但在这本书中,所有冒险者踏上英 雄之旅,都有赖于他 / 她原先生活中亲友的爱和支持,如《雨 滴项链》中的爸爸、《坐在垫子上的猫》中的姑姑、《面包房里 的猫》中的琼斯太太、《三个旅行者》中的工友。也正是因此, 这本书读来有强烈的家庭温情和不同于其他冒险故事的甜美 风味。 重视关系的倾向最集中的表现是《矮人坐在书架上》。在这篇童话中,魔法盒里蹦出的虽然还是(动)物,但它们的实 际功能却成为了关系本身,填补了小女孩因爸妈不在家而感到 的孤独。因此我们可以看到琼 艾肯故事中“物质”的另一层 含义,它不是匮乏的亲情、友情的替代品,而是本已充沛、亲密 的关系的表征,所以在她的故事里有那么多礼物和食物源源不 断地从大人们的手掌中变出来,塞满了小动物(包括很小的人 类)的口袋和胃。虽然我已经是一个大人了,可我还是很喜欢看这本《雨滴 项链》。这也许是我小时候没有满足的那些物质欲望的补偿, 但更可能是对永不枯竭的爱与亲密的渴望。我很想在一个下雨 的天里遇到一个会说“我从来没有坐过汽车”的老仙女,或者 遇到一只把胖屁股堵在了河口的大猫。这个老仙女很饱,因为 她已经吃了三块烂苹果馅饼,这只大猫也很饱,因为它已经吃 了一整条河的鱼,再也吃不下奶油、奶酪、鹅肝、腌肉、沙丁 鱼、巧克力...... 当目光从一大堆这样香喷喷的名词上滑过,我好像正在变成一个住在蜜糖罐里的小宝宝。 我打了一个饱嗝,想到:这一定是一个很富的人写的童话。"试读:"三个旅行者 从前,在一片大沙漠中间,有一个很小很小的火车站,车站四周是一眼望不到边的荒沙。沙漠那边是草原,草原那边是溪谷和山脉。铁路横穿过这些地区,向东西方向伸延,伸得很远很远,一直伸向茫茫的天边。 这个车站名叫“沙漠站”,站上只有一所房子,里面住了三个人:信号员史密斯先生、搬运工琼斯先生和检票员布朗先生。 你也许会认为,这么小小的一个车站,用得着三个人照看吗?可是管理铁路的人知道,如果把两个人单独放到一个地方,他们准会争吵;而把三个人放在一个地方,只要其中的两个在一起,准会说第三个人的坏话,这样他们都会很快活的。 这三个人是够快活的,他们没有妻子抱怨沙漠上的飞沙,也没有孩子缠着他们讲故事或是骑在他们肩膀上。可他们也并不是完全快活,这是为什么呢? 你看吧,每天,庞大的火车都轰隆隆地响着开过沙漠,从西开到东,从东开到西,开近车站的时候是越来越大,离去的时候是越来越小,可是从来也不停。没有一个人愿意在沙漠站下车。“唉,要是我能使用一次我的信号灯,哪怕只用一会儿也好啊!”史密斯先生悲伤地说,“我每天给拉杆上油,把灯擦得锃亮,可是十五年来,我没有机会拉一次拉杆发信号叫火车 停下来。这让一个男子汉心都碎了,伤心!”“唉,要是我能剪一次车票,哪怕只剪一次也好啊!”布朗先生叹口气说,“我让我的剪票钳锃光瓦亮,可是有什么用呢? 十五年来,我没有机会用它打过一次眼。一个男子汉的才华 在这地方生锈了。” “唉,要是我能帮人扛一次行李,哪怕只扛一会儿也好啊!”琼斯先生悲叹道,“在城市的火车站,搬运工靠挣小费就 能发财,可是在这个地方还能指望发财吗?我每天早晨都练举重,身体强壮又柔韧。可是十五年来,我连给人拿一次帽盒的机会都没有。一个男子汉在这里碰不到好运气。” 除此以外,还有一件事使他们三人烦恼——每个星期天,既没有火车来也没有火车往——他们无事可做,没地方可去。从沙漠站到下一站有一千里地,坐火车走这么远的路程要花上一个星期的薪水。而且,即使你坐星期六晚上的末班车走,也来不及走完全程,去趟电影院,然后在星期一早晨赶回来。 所以每逢星期天,他们只是闲坐在站台上,打着呵欠,希望是星期一。 然而有一天,琼斯先生数了数他攒的钱说:“朋友们,你们的愿望就要实现了。我攒够了度假一周的钱,史密斯先生可以发信号让火车停下,布朗先生可以剪我的票,我要去看一看世界了,火车走多远我就去多远。”另外两个人兴奋得发狂。史密斯先生用了整整一个晚上给信号灯拉杆上油,布朗先生选出最厚实最方整的票,把剪 票钳擦亮。第二天早晨可真是个伟大的时刻,那庞大、骄傲的火车不再是轰隆隆地响着开过沙漠车站,而是只为琼斯先生一个人,轰隆隆地开进车站了。 琼斯先生自己把行李搬到车上,爬上车去,向朋友们挥手告别,并且高声喊着“星期六回来”,就向东方进发了。 三天之后,过路的火车给他们丢下琼斯捎来的一张明信片,说他将乘星期六中午的火车回来。火车正点到达前两个小时,史密斯先生就把信号灯拉到了“停车”的位置。他和布朗先生那个星期的全部空闲时间,都用来坐在一棵仙人掌底下,议论琼斯先生回来怎样介绍他的旅行,会给他们带来什么礼物。 火车一停,琼斯先生就从上面跳了下来。布朗先生小心地接过他的车票,史密斯先生向火车发出继续前进的信号。然后他们烧了一壶咖啡,坐下来听旅行者的故事。 “兄弟们! ”他说,“世界可真大呀! 火车拉着我经过那么多国家,我记都记不清了。末了在一个比沙漠还大的城市停车了。哎呀呀,光那个车站就有一个城市那么大。车站里有商店,有戏院,有旅馆,还有饭店,甚至还有一个马戏团呢,就在车站里边。所以我才懒得进城去呢,就在车站里边待着。我跟你们说,我过得可痛快哪。这是我给你们带来的礼物。” 他小心翼翼地取出他带来的礼物,送给史密斯先生一个形状像摩天大楼的镇纸器,送给布朗先生一个盒子,盒盖上画着雄伟壮丽的火车站。他俩都很高兴。第二个星期,史密斯先生数数他的钱,说:“兄弟们,你们又交好运了。我已经攒够了度假的钱,将要乘坐向西开的火车了,它走多远我就去多远。”“但是谁来照管信号灯呢?”琼斯先生提出反对意见。“布朗先生来管。我已经教了他一个星期了。”布朗先生又给史密斯先生选出了一张最好的车票,然后赶紧跑到信号灯那儿去。琼斯先生替史密斯先生把箱子拿上火车(史密斯先生给了他一笔可观的小费)。史密斯先生爬上火车离去了。下一个星期六,他回来了,眼睛亮得像星星。火车刚一离站,他们就烧了一壶咖啡,坐下来听他的故事。“我的天哪 ! ” 史密斯先生说 ,“ 世界比我想象的还要大!我们经过那么多国家,有一半都记不得了。可是旅行到最后,我们越过一群高高的山峰,高得像是要碰到月亮了。山上有叶子像针一样的松树,雪就像撒下的盐。后来火车向山下冲去,我简直以为制动器坏了,我们全得掉进悬崖了。可末了我们在 海边停了下来。兄弟们,那大海比这沙漠还要大哪!这是我给你们带来的。”他拿给布朗先生一个珠光贝,给琼斯先生一大块闪光的白色水晶石。他俩觉得这礼物美丽极了。接着他们开始同布朗先生商量:“你准备到哪儿去度假呢?”史密斯先生建议:“到山上去!去上山下海!”可琼斯先生说 :“ 不 ,到城市去! 城市要美 丽 迷人得多。 ”他们争吵起来,彼此冲着对方大喊大叫。 但布朗先生是个非常沉静的人,他想了好半天才开口说道:“我不愿乘那么久的火车,我晕车。再说,你们已经去过那些地方,告诉过我是什么样子了。我想到一个不同的地方去。” “可是没有别的地方可去了。”他们对他说,“铁道只有两个方向,不是往东就是往西。”“我要到北边去。”布朗先生说。他打了一个小小的背包,装了些面包和干酪,带上一瓶啤酒。“你怎么才能到北边去呢?”“用我的双脚步行去。”布朗先生说。星期六一早,他就跨过铁道,步行出发了。 琼斯先生和史密斯先生望着他的身影在棕黄的沙漠上径直离去,越来越小,消失在远方。沙地上落了露水,留下他鲜明而清晰的脚印。后来太阳升上高高的天空,脚印慢慢地碎裂、 散开了,就像雪在热气中融化了一样。 “咱们还能见到他吗?”琼斯先生和史密斯先生互相询问着。 但到傍晚,夕阳西下时,远处出现一个小黑点,越来越近,最后他们看清了,那正是布朗先生。他的眼睛闪着光,喜笑颜开。“怎么样?”他们烧好一壶咖啡,坐下来喝的时候问道,“你到哪儿去了?看到了些什么?” “兄弟们,”布朗先生说,“我从这儿走出两个小时以后,发现了一片绿洲,那里有新鲜的泉水,有绿色的草地,有鲜花,还有橘子和柠檬树。看我给你们带来的礼物。” 他给琼斯先生一个硕大多汁的橘子,给史密斯先生一束蓬松的绿叶和蓝色的鲜花。 要是你星期天看到沙漠车站空无一人,那也用不着惊讶。 那三个人准是步行了两个小时,正躺在清泉边的草地上,听着鸟儿唱歌呢。 在车站的站牌上,“沙漠”二字底下,已经加上了“通往绿洲”几个字。 "【作者简介】琼·艾肯(Jone Aiken,1924~2004)英国作家,以儿童文学和历史小说而闻名。她出身于文学世家,是天生的“讲故事的人”,17岁开始发表小说,写过各种关于神话、魔法和神奇冒险的故事,作品超过100种。获得过“卫报儿童小说奖”“埃德加·艾伦·坡奖”,并于1999年被授予大英帝国勋章。Jan Pieńkowski插图,艾肯重述的东欧故事集《海底王国》,获得凯特·格林纳威大奖。上文摘自《水滴项链》作者: (英)琼·艾肯 北京联合出版有限公司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