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和關註平臺風險評級(2020年4月)53期報告

  • 时间:
  • 浏览:19
  • 来源:心花怒放电影_唇裂电影_电影心理罪结尾台词--那小腰电影资讯网
來源:大佛聊互聯網金融,每月更新一次。一、評級參數及來源個人信用評級結果直接對接中國誠信國際信用評級公司的等級標準。目前國內公司主體長期信用等級劃分成9級,分別用AAA、AA、A、BBB、BB、B、CCC、CC和C表示,其中,除AAA級,CCC級(含)以下等級外,每一個信用等級可用“+”、“-”符號進行微調,表示略高或略低於本等級。二、本期評級結果本期共有九個政信項目的主要參數信息,比上月多瞭一個平項目,采集的具體參數維持不變。三、點 評一、主要核心參考指標政信裡面,個人認為主要的參考指標還是當地的一般公共預算收入指標,因為這個指標的來源主要是稅收,稅收是可以穩定的給地方上帶來源源不斷的現金流,而且純正的政府平臺公司因為主要做的都是偏公益性質的基礎設施建設項目,所以它的主要收入來源很多時候要靠財政補貼。第二個重要的參考指標就是上一級ZF的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城投公司背後的大樹是地方ZF,地方ZF背後的大樹是上一級ZF,我們也看到過不少案例,上一級調動它能調動的資源去扶持區縣級城投公司,而且還不少。所以上一級ZF的一般公共預算收入也是一個比較重要的指標。政信的風險,短期內是區域一盤棋,中期是全省一盤棋,長期是全國一盤棋,肯定有它的道理的。地方上的GDP也是一個重要指標,不過這一塊有些區域有水份,它的參考價值不如一般公共預算收入重要。二、政信裡面的一些潛在規律1、以前投一兩個平臺還不明顯,現在投瞭14支產品,9個不同的區域,放在一起比較後,一些共性的規律就出來瞭。像一般公共預算收入,我們投的都在20億以上,地方上的GDP都在400億以上。未來我們在選擇區域時,估計還是會設置這樣的門檻,而且隨著GDP的增長,一般公共預算收入也會相應的增長,未來的門檻還有可能進一步提高。2、一個項目一般至少有一個AA的平臺做融資方或者增信方,有些兩個AA平臺做增信,甚至還有捆綁地方上3個AA平臺做增信。3、賣地收入這一塊的大頭歸地方上所有,有不少地方可能會有暫時資金周轉不過來的時候,但賣掉一塊地後,馬上就有錢瞭。我知道的都已經有兩個以上的地方,曾有段時間地方上資金緊張,GWY的工資都緩瞭一個多月發,然後賣瞭地後,有錢瞭就把所有暫緩發的一次性發瞭,但即使是遇到這樣的情況,那兩個地方都沒看到有報道說延遲還小散戶錢的先例,個人瞭解到這樣的信息也是非常欣慰的。4、政信這一塊,其實已經存在很多年瞭。最早些年的時候,很多當地的特定人群直接是把錢抱到當地財政局去認購,收益率肯定比存銀行高點,不過那種產品也是偶爾有,大部分時候還沒有。但後來上頭明確要求禁止地方ZF或者部門直接出來舉債或是直接出來做擔保,然後原來那種最早期直接抱著錢去財政局投的模式就被淘汰掉瞭,但地方ZF有資金需求,特定人群的老百姓又有能拿到比銀行存款更點的利息回報的需求,然後地方上就用自己控股的地方政府融資平臺公司(大部分就是城投公司)出來融錢,模式還是原來的模式,唯一不同的就是原來是地方ZF直接出來舉債,現在是間接的,悄悄地出來做這個事。5、政信這一塊幾乎很難做到單純的市場化運作。如果真全部市場化運作,那金融機構的資金註定就會隻流向北上廣深,甚至江浙魯成等地的優質平臺,如果都完全實現市場化運作,都往這幾個好區域的好城投平臺上投,那難道其它區域的城投就餓死不管瞭嗎?不可能都指望著地方上把項目報上去,然後上面審批完成後再發地方債、專項債吧,如果都這麼玩的話,那以後發達地區和非發達地區的發展差異會更大,這個跟最終實現共同富裕的目標是相背而馳的。6、政信裡面大的風險一個是延遲還款的流動性風險,另一個比較大的風險就是政策風險。政策風險又體現在三個方面,一方面是有小概率的可能用低成本資金的地方債把非標類的政信大部分甚至全部置換掉,這一塊對我們的影響也不小,直接結果就是會降非標的融資成本;另一個就是以後不讓您發,不讓小散戶去參與政信,不過這種概率也很小,就看以什麼形式存在;第三個就是城投的作用被嚴重削弱,發生一些明顯不友善的信號,這些動態也需要我們後期去關註。金融無常勢,走一步,看一步,再走一步,再看一步,一步一步的走下去,才有可能走的更遠更久。樂山大佛,CHFP規劃師,財經專欄作傢。